楚辞的美人香草

网址:http://www.xin1775.cn
网站:注册送现金的棋牌

  

楚辞的美人香草

  《楚辞》之美,意在高洁,香草花木亦殊胜。字里行间虽些许晦涩,读来却馥郁扑面。 佩兰,即《诗经》里的“茴”,《毛诗传》和《楚辞》里的“兰”,《神农本草经》里的“兰草”,菊科,与兰花无关。 芷,又名茝、菀、药,带你认识茴香家族。今称为白芷,唐代陆龟蒙 《采药赋》序写道:“葯,白芷也。香草美人得此比之。” 薜荔,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并不陌生,就是做凉粉的原料。屈原对薜荔看来是很喜欢的,多次以它为衣为裳,大约是取它纵横经纬之蔓生姿态。 传说广寒宫里吴刚伐桂,有如西西弗斯推石头,桂树随砍随合。如此惩罚,桂树却年年岁岁,为地面上喜欢这个传说的人们常开不败。 就开花的气势和不顾一切的恣肆,玉兰堪称大气霸道,莫不是占尽满庭芳。古人常在厅前院后栽种玉兰,厅堂直接唤作“玉兰堂”,亦在庭院路边、草坪角隅、亭台前后或漏窗内外、洞门两旁等处孤植、对植、丛植。 蒺藜的叶子似乎会害羞,贴地生长,成熟之后像土地的颜色,难以辨别。蒺藜果实的形象,也是传说中的江湖暗器“蒺藜子”的来源。 蕙为何物,众说纷坛。一说是蕙兰,兰花的一种;一说是零陵香,但最接近的说法应是罗勒。《本草演绎》记载,古时妇女以九层塔浸油润发,谓其“香无以加”。 关于杜衡,就是今天细辛属下的马蹄香。有些地方说杜衡就是杜若,其实不是的,虽然诗中有很多同一植物不同名称,但在同一篇章中名字是统一的,不可能既用杜衡又用杜若,因而它们是不同的植物。 橘,芸香科。古诗文里的“柑橘”,是柚、柑、橘、橙等柑橘属水果的总称,均属南方果品。 扶桑就是现在的朱槿,在古代,甘青地区称若木,陕称空桑,晋称榆,豫称建木,齐称扶桑。扶桑是一个带有神化色彩的名字,原指地名,即太阳居住的地方,扶桑既是日出其间的东方神木。 古时,扶桑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称谓:甘青地区称若木,陕称空桑,晋称榆,豫称建木,齐称扶桑。上古,扶桑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象征,代表中国先民的宇宙观。扶桑被视为宇宙树,通往天庭的“天梯”。 荪,与“荃”是同一物种,都指菖蒲。菖蒲耐苦寒、安淡泊,居“四雅”之首,在尧舜时期已受到人们尊崇,故而荪与荃在诗中皆指代君主。 《楚辞》中的桂,指的并非是桂花,而是肉桂,也就是产桂皮这味香料的树。肉桂芳香浓郁,以示人之高尚贞烈。 相比今人,古人对自然万物中之草木有着深深的敬畏、崇拜。日常生活,草木为伴。人们相信草木具有祀神悦神、驱邪祛毒、治病健身的神奇力量。古代楚地是巫人聚居之地,植物文化与巫文化有着天然关联。祝辞咒语和植物药物正是巫师的两种工具。在一些仪式中,“浴兰汤兮沐芳”,就是说要用兰、蕙、芷…这些地草洁身,熏烧香草木以示虔诚,接着用“椒酒”、“桂朵”、“精米”…迎神、悦神。 杜若何物,竟可与兰并肩?现今的杜若,花小色白,并非当时所指,诗中杜若应是高良姜。《本草图经》记载:叶似姜,花赤色。高良姜花姿秀丽,堪比兰花之美,也只有这样的花,才能与兰共比肩。 江离,亦作江蓠,古称蘼芜,即今天的川芎。川芎在古时是一种香草,清代龚自珍 《秋夜花游》有诗:海棠与江蓠,同艳异今古。 今天《楚辞》中的植物有的已经消失,有的换作他名,依然陪伴着我们。它们或陌生,或熟悉,或久违。 香草香木是《楚辞》中的主角,秋兰、兰芷、杜衡、蕙、杜若、荷,申椒、菌桂、薛荔、葛、辛夷。山川草木,被辞人用来表情寓志,比兴托物。 只是,个人而言,虽钦佩《楚辞》词藻华丽,却并不喜屈原词赋,无他,香草美人尽揽于身,似是有些拧巴了。 菊,菊科。最早菊花叫作黄花,种植只作药用,以后才逐渐培育出各种观赏菊种。从宋代开始出现一年一度的菊花会,清代以后有了门窗贴菊、头上簪菊,以解凶秽、招吉祥的习俗。 芙蓉,即荷花,在古时有三个名字:未开放时称荷,半开称菡萏,全开称芙蓉。有人说“搴芙蓉兮木末”指的是木芙蓉,其实应当是荷花,薜荔不在水中,芙蓉不在木梢,这便是屈原的求而不得。 木兰,木兰科,又名白玉兰、玉堂春、望春花。其木质坚韧,肌理细腻;花朵硕大,白色为多。 其名源自《离骚》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”,《楚辞》里列之为香草。《本草纲目》曰:“兰可佩,可浴,可纫。”这充分说明佩兰和日常生活的关系。 椒,即今日之花椒。在当时,它是珍贵之物,是人与神沟通的祭品,亦是王公贵族专属的顶级香料,更有定情信物之使命。以椒喻己,足显珍贵。 传说钟馗是用菖蒲剑来捉鬼的,因为菖蒲乃天中五瑞之首,象征祛除不祥的宝剑,其叶片呈剑型,所以方士称它为“水剑”,后来这一称谓被引申为“蒲剑”,民间认为它可以斩千邪。 蒺藜,蒺藜科,蔓状草本,生于荒地。该物种为中国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的有毒植物,《楚辞》称之为“恶木”,用以喻小人。 荪,即蒲,天南星科,古又名“荃”,今名菖蒲。其植株有香味,故《楚辞》列之为香草类。但在历史上蒲并非特指菖蒲,还有一种蒲柳也简称蒲,又名水杨,多种植于河边及住宅周围。 《楚辞》中“兰”的出现频率极高,不同的兰指代不同的香草,即有现今的兰花,也有石斛、佩兰、木兰、零陵等多种植物。 柑和橘这两个名称的使用历来混乱,实则两者是不同的果树,果皮橙红易剥者为橘。 木兰又称辛夷,古人称它“其香如兰,其花如莲”。木兰花形阿娜妩媚,又在初春寒时开放、姿态凛然,是古人心中高洁、典雅的象征。 宿莽,今多解为紫苏,也有说是卷施或水莽草,不一而足。但想来卷施不过默默野草、水莽草则有剧毒,想来屈原也不太会为自己冠上毒草或野草之名吧。 战国时代,楚人屈原以辞赋表现楚地的方言声韵、人情风物。一时间,楚地(今湖南、湖北一代)之歌风行以极,人们“皆书楚语,作楚声,纪楚地,名楚物”。 桂树因其叶脉如圭而称“桂”,因其纹理如犀而叫“木樨”,因月宫里吴刚伐桂而名“月桂”。三个名字,都有其渊源。 留夷,又作“流夷”,是一种香草,也有人说“留夷”就是芍药。《汉书·司马相如传》:“糅以蘼芜,杂以留夷”。 值得想一想的是,屈原、宋玉,以及受《楚辞》影响至深的汉赋大家,他们并不是植物学家,何以对名目繁多的植物有着如此丰富、细腻的了解、感知? 桂花品种繁多,不浓艳,不雕琢,不矜夸,孤俏素洁,淡雅娴静。用桂花制作的桂花汤圆、桂花年糕、桂花酒、桂花鸭等,都是日常的吃食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注册送现金的棋牌-可以提现的棋牌游戏-能提现的棋牌游戏(du301.com) »楚辞的美人香草

相关推荐


友情链接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